【林秦】世界上最幸福的人(上)

永生x长生

ooc在我,爱属于他们,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老秦,我们以后要做什么?”

 

一栋普通的房子里的一张普通的双人床上,躺着两个忽略了一些东西也很普通的我们的主角。

 

“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

 

秦明懂林涛的意思,他是在问过了这一世之后,想做什么。秦明往后挪了挪靠得更舒服些,手里的书翻过了一页,两盏暖黄色的床头灯让林涛有了些许困意,他打了个哈欠长长地呼出一口气。

 

“不知道啊,做什么都好,”林涛环住了秦明的腰,满足眯起了眼睛。“唉,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幸福啊。”

 

“那你应该幸福了几个世纪了。”

 

“所以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啊,”林涛嘴一咧,搂着秦明的手更加紧些,“你是这个世界上第二幸福的人。”

 

秦明动了动嘴角没说话,翻书页的动作停顿了下。

 

他该怎么告诉林涛一个事实。

 

1、

林涛和秦明,他们在人海茫茫中相遇,相识,相恋——照道理说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,遇到一个看对眼的人,自然而然的走在一起,不过我们的故事不会这么普通。

 

林涛在几个世纪前是不打算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的,甚至他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去寻找传说的吸血鬼,他不相信这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拥有长久的生命。

 

他无奈之中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情,找到报社在某个小小角落里登上自己的求偶信息,大概意思就是找一个至少能活几百年的人和我在一起吧,林涛看见了报社的人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,这真的很傻,林涛嘿嘿笑了两声当作回答。

 

他非常非常辛运,对,林涛找到了秦明,一个同样活了几百年的人。

 

林涛在看见秦明的第一眼,他就决定,除非死了不然就和这个人在一起能活多久活多久,同样的,秦明觉得自己也毫无选择了,谁还能偶尔在报刊角落里找到一条看起来是开玩笑的信息呢。

 

秦明也非常非常辛运。

 

“我是这个世界第一幸运的人,你是第二个。”

 

秦明默认,毕竟在这种事情上争完全没有意义,并且很幼稚。

 

在他们做过几乎所有职业,甚至间谍、地下工作者,也被赶到乡下种地过之后,两人依旧没有分开,这让他们更加坚信,命中注定,让他们遇上了彼此。

 

2、

他们看尽了时代的变迁,体验够了人情冷暖,在相对和平的今天决定做个为人民服务的好青年。

 

“秦科长,今年也多指教啦。”

 

林涛举起手中的啤酒对拿着咖啡的秦明说到,秦明心情不错眨了眨眼点头回应,平静的一天即将过去,手中的电话突然响铃打断了他们。

 

秦明和他对视一眼动作迅速准备好出门,车钥匙控制车鸣了几声,一人走了一边相当默契的同时关上了门。

 

“这种感觉……嗯……”

 

林涛点了点头,压抑不住上扬的嘴角,秦明手肘杵了杵他,现在不太适合感叹。旁边的人冲着秦明挤眉弄眼,脚下一踩油门,银色的车在黑夜里拉出一条长龙。

 

一切顺利,他们有专业的素质,事件解决得很快,只是忽略了从林涛身侧幽深小巷里冲出来的人,这一刀直直没入身体,林涛短暂屏蔽了感官,在一瞬后剧痛向他袭来。

 

疼,真的疼,疼到脸都皱起来,冷汗不停地流。

 

“救护车!快叫救护车!”秦明稳住林涛,对他做了紧急处理,可不了解伤口深浅不敢断然拔刀。

 

沾满血污的衣服和双手一直到了医院,秦明手上的血迹完全干涸了,深褐色的血一块块残留在他的手指上,仔细看看,它在轻颤。

 

“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的。”

 

手术室的大门关上了,红色的提示语亮起来。

 

几乎所有重案组的人都守在门口,局长遣散了他们,只留下秦明和小黑。

 

“林队……会没事的吧?”

 

小黑有些茫然。

 

“他没事,会好的。”

 

秦明笃定地说,只是目光没有离开手术室的大门。

 

结果就是,他没事。

 

秦明深吸了口气,去了洗手间,一点点把手上的血块洗掉,他们不是没想过做个安安稳稳的工作,可从以前到现在,他们想的还是这样,秦明做过医疗兵,开过药房,林涛做过一线的战士,潜伏过敌方的阵营,看,他们想做的还是这个。

 

林涛受过更重的伤,秦明差点以为他回不来了,可他还是回来了,极其虚弱地躺在床上歪头对秦明笑。

 

“老秦,这不是没事嘛。”

 

“嗯,没事就好。”

 

3、

秦明在年初生了一场大病,林涛被吓了个半死,要知道他们俩没有生过病,他紧张得像秦明快要死去一样,日日夜夜守在床边,秦明哑着嗓子让林涛去休息,他们还是需要休息的。

 

“这太奇怪了,你怎么会生病呢?”

 

林涛摸不着头脑,站起来也是迟缓的,问自己问秦明,可两人谁都不知道答案。

 

“我会好的。”

 

秦明对他做了保证,才让林涛去客房小憩,房门关上的时候他咳嗽了两声,开始发现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

他们是不会生病的,所以,这代表了什么?

 

秦明听说过如果长生的人开始生病,那么可能这就是他们的最后一世了。

 

最后一世。

 

秦明觉得胸口发闷,坐了起来,他看向周围,林涛和他生活的地方,这要怎么说,但也可能是谣言是吗?

 

他这么问自己,可心里的答案没人比他更清楚了,秦明,这是最后了。

 

不,我还有几十年可活,我还有几十年时间,像个正常人一样,生老病死是非常正常的。

 

那林涛呢?

 

我不知道。

 

秦明又咳了两声,我不知道。

 

过了两天,他的病好了。

 

4、

“秦明,你猜我发现了什么?”

 

“嗯?”

 

林涛从秦明的黑发中捏出一根白头发,他很惊奇,秦明沉默了几秒推开林涛的手,把白头发埋入深深的黑发中。

 

“一直都有。”

 

“是吗?我以前都没看到诶。”

 

“你都看了几百年了,一根白头发而已。”

 

秦明听见林涛在傻笑有些不解,林涛一把抱住了秦明塞得怀里满满当当,都把秦明的西装搞皱了。

 

“我看你看了几百年还不腻,太棒了。”

 

“你今天没吃饭?”

 

秦明皱眉,在有人进办公室前把他拉开了。

 

“林队你又在秦科这里啊。”

 

“是呀,我来找老秦吃饭去哈。”

 

林涛回头给他做了一个表情,秦明面无表情的接受了,整理衣服站起来和林涛一起去后面的餐厅。

 

看看,老秦的脾气他摸的门儿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.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59 )

© 大湖的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