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林秦】今天的苹果树是什么样的(一)

年龄差梗冒出,年下预警。
新人一见钟情林涛和撩人不自知迟钝秦明(?)
双向暗恋。
ooc属于我,爱属于他们。
——————
“出去,你的呼吸声打扰到我了。”

林涛一口气被堵在喉咙中说不出话,撑着门框低头摇了摇脑袋,手上的青筋几乎都要爆出来。

窝火!

怎么警局里会有这种人!

我才刚来这儿没多久吧,招他惹他了啊!

深呼吸,深呼吸,不值得!

“那,我先走了。”

这么安抚自己的林涛,冲着穿着防护服的秦明挤出一个狞笑,转头甩门就走,只留下摇晃的门,还有慢慢合上的门中,秦明毫无变化的眼神。

“算你狠!!!”林涛在心中狂吼,面上抓耳挠腮。

可,一想起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气就消了一半。

gay达不停的在响,不是吧,第一眼就栽了啊。

路过的局长看着正在抽风的新来小伙儿摇头,现在的年轻人啊,大概都有点儿毛病。

咬牙切齿的人在第二天很好脾气的平缓下来。

刚和秦明没说几句话,林涛就感觉内火噗噗的往上烧,直逼喉咙口,怕再等一两分钟,他就要伸手做些不利人也不利己的事儿了。

眼不见为净!

林涛转了个身蹲下,秦明在他的背后,他连一根毛都看不见。

“你是怎么做事的?”秦明戴着手套,反叉腰部对一个犯了严重失误的人说道。

在他身后取证,顺便回头偷瞄两眼的林涛知道这是他的“招牌动作”,秦明在检查中遇见不顺或者暂时没想通的地方,就会习惯性叉腰。

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不殆。

林涛暗戳戳地记下一个个小细节,他发现秦科长确实聪明无比,就是一张嘴时常怼得人没话说,几乎所有优点都被他的嘴所掩盖,除了外表。

不要在这个时候犯病好不好。

林涛压住心中的gay达,头疼的把注意力从秦明的身材上收回。

“林涛是吗?”

秦明再次找上了林涛,他没有叉腰居高临下,反而蹲下来和他在同一高度上。

“......是我,秦科长怎么了?”

林涛的手紧张得有些抖,他悄悄的缓解现况,却没发现秦明眼尖早就注意到了。

“证物都收集好了吗?”

“收集好了,都在这里。”

林涛站起来跨了两步把箱子拎起,秦明仰头看着一双大长腿杵在他面前,点点头站起来,才发觉这新人还比他高那么几公分。

“好,一会儿送回警局检验,要快。”

“好,没问题。”

秦明说完离开了这个房间,林涛还举着箱子,怔了几秒后眨了眨眼睛。

秦明......没怼他?

最主要的是,秦科长正经的样子,太吸引人了,特别是眼睛聚焦在你身上的时候,总想盯着看。

想捂脸又记起来还戴着手套,学着秦明的样子反手,手背敲了敲额头,太糟糕了。

尽管林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,那是秦明,但毫无悬念的他进出法医科越来越频繁,有时候是去交报告,有时候单纯的只是找个借口想去,站在解剖台边上为了凸显帅气而不带口罩,差点没把胃酸给吐出来。

“呕——”

“提醒了不听,这是你自己找的。”

秦明站的笔直,捧着笔记本翻看还不忘嘲讽已经吐得昏天黑地的林涛。

“作为频繁来法医科的人不知道这点,这更是你的不对。”

“秦......唔......”

林涛投降似的伸出一只手示意他别说了,他趴在水池边上痛苦干呕,刚想收回用来支撑身体,有人就往他手里放了一个温热的纸杯。

“......”

“一会儿清理干净。”

秦明的声音由近及远,林涛喘着气,痛并快乐地喝下这一杯温度刚好的水。

都分不清这人的好坏。

林涛欲哭无泪捏着空杯子,望这一片狼籍,感觉好点儿了就认命开始打扫,只是,怎么感觉脑袋有些发热。

gay达,给我消停会儿!

秦明不是贤良淑德温柔体贴,是无情无义落井下石!

可你还是挺喜欢他。

怦怦。

林涛听见心脏跳得快了,这两天蓄了胡子,看起来比刚来时成熟了不少,秦明应该不会觉得太嫩,看着幼稚吧。

对,秦明,他现在私底下不会喊秦科长了,虽然只是放在心里的,但还是铺满了成就感。

总有一天,会当着面儿说出来。

“刷刷刷——”

林涛拿着清洁工具一下比一下更用力地摩擦边缘,默默念叨着。

清洗完留下的麻烦就要下班了,秦明还坐在办公桌前写什么东西,林涛擦了手摇晃着出来,秦明连头也不抬道。

“清理完了?”

“嗯,谢谢秦......科长。”

差点咬到舌头的林涛唾弃自己一口,怎么就是不敢呢?

“好,你下去吧,这里也没事了。”

别啊别啊,我想在这里。林涛一点点挪动,秦明又开口了。

“还有事吗?”

“没、没有了,那我走啦。”

林涛沮丧走下楼,等声音也消失了,秦明才打开笔记本,纸张上分明是空白的,只要林涛在他周围,秦明就会忍不住分心。

这种感觉对于秦明来说太陌生,他把这归于林涛的锅,每天都来法医科,刑警队这么空吗?

“明天不用来了,我不在。”

秦明的手指敲了半天抽屉,手抬起放下,几轮后还是把它打开了,并给林涛发了短信。

“好的秦科长,那我后天来。:D”

秦明接收到短信后一顿,那一句你还是别来了,在放下手机前永久保存在草稿箱里。

说后天就后天,林涛准时得可怕,秦明刚坐下,椅子还没热,就听见靴子踩着楼梯的声音响起。

“登登——”

林涛蹦进来,秦明抬眼看他,眼神一如既往,林涛没过多久就被几句话怼得垂头丧气掉头就走,只是这次是回头看了几眼。

秦明低着头也能感觉到林涛实质般的视线,他不解地双手合起挡住嘴思考,笔记本上还是空落落的。

“秦科长。”

林涛冒出个头,秦明微诧异看他一眼——傻傻的笑,还有即使是已经长好了的胡子也遮不住的微嫩的脸。

“嗯?”

秦明应声。

“我发工资了,一起吃个饭吧?”

林涛发现了一个对秦明百试百灵的招,请他吃饭,秦明即使是科长也节约得很,轻易不在外面吃饭。他每月的工资虽说不多,但一两顿饭还是请得起的。

只要他请秦明吃饭,秦明就会去,当两个人走在一块儿的时候可把局里一大堆人惊得,可把林涛美得冒泡。

“老三样,谢谢老板娘嘞。”

秦明把他带到这家饭店的时候,他还小小惊讶了下,之后两人吃饭的话就往这儿跑,离警局近价格还不错。

林涛一坐下来,乐得嘴角的弧度就没下来过,他和秦明吃了两次饭,就知道这位科长不爱在吃饭的时候说话,他特地挑在饭后吃甜点的时候说上两句。

“秦明......咳科长,吃饱了吗?”

故意清嗓子掩盖第二个字,林涛发现就算如此他的心跳也超速了。

“嗯。”

秦明一手拿碗一手拿勺,慢悠悠地喝汤,才三十岁就把自己活得像个老头。

而他心里也在打拨浪鼓,这是第四次林涛喊他一起吃饭,照道理来说,刚进来的工资都不会特别高,这家店味道再好,也不能这么个吃法。

秦明微微皱眉放下碗,招来了老板娘,林涛茫然的看着他,难道是味道不够好?

“买单。”

秦明没在意林涛的表情,掏出钱包,付钱,收下零钱,放好钱包这一系列动作自然无比。

“哎不是,说好的我请啊。”

“省点钱,别经常来了。”

“我乐意啊。”林涛咚咚咚地打起鼓,他微微鼓起嘴的样子让秦明摇摇头,果然还是年轻。

“你工资多少?”

“我......”

“这个月来了几次?”

“呃.......”

秦明举着碗看他,把林涛说得哑口无言,工资确实是少,吃的虽然不贵几次加起来,他半个月工资就没了。

可是他不在乎啊!

秦明根本不懂......林涛撇撇嘴,不情不愿地点头。

“好吧。”

那看来还是得换个方法。

林涛的算盘噼里啪啦打得极响,这个方法不行,换一个就是了。

“走吧。”

秦明站起身理了理西装,林涛靠在椅背上瞧着西装革履的某人,目光几乎是露骨的,秦明看他的时候,因为角度微微歪了歪头。

哎,可爱极了。

不像女生的那种娇柔,干干脆脆的,是秦明一直的样子。

“好。”

你说走就走呗,林涛把警服从椅背上拿下来套上。

秦明在他穿衣服的时候看了个透彻,林涛的身材很适合西装,哪天量个数据吧,记着大概的秦明眼前有一双手摇了摇。

“秦科长?”

“嗯,走。”

他真的不是在看我发呆吗......特地把帅气的一面露给秦明看的林涛内心忽然雀跃,挠挠头想不通,这么误会下去也好。

有总比没有好,林涛如是说道。

渐渐的,秦明习惯了林涛时不时的打扰,习惯了即使他工资微薄也要出去搓,有时候是他买单。老三样的味道在长久的时间里也没有变化,只是从每星期变成了案子结束,林涛说这是犒劳,如果哪次不吃了还有点想,他每次都约得很及时,秦明从这能看出他是个十分细心的人。

“秦科长,早上好。”

“嗯。”

秦明忽然觉得秦科长这三个字有些生疏了,应该稍微有变化一些,那会是什么......

“我有个东西要给你,你猜猜看?”

林涛神神秘秘的凑到他的办公桌前,双手背在身后。

“什么?”

桌子上笔记本的最新一页也是空白的,秦明还没来得及写就被林涛打断了。

“看!这是什么?”

“.......”秦明看着林涛,直到对方表情有变化,服软的那种。

“每天一苹果,医生远离我,是不是很好?给你。”

林涛把苹果抛过来,秦明接住了,他看了眼,苹果很红。

“新鲜的,你放心吃。”

“怎么想起给苹果?”

秦明也不客气了,张口咬下第一口,甜脆又多汁。

“我昨天买水果的时候听老板夸的啊,我昨天吃了一个味道不错就想着要给你带。”

“嗯,不错。”

林涛听见后两个字,愣了下笑起来,不错是第一步,最终目标是你很好,不是好人卡的那种好。

“你可以去工作了,最近案子多,注意点。”

“好,没问题。”

林涛认为自己真是打脸狂魔,刚说完没问题,逮捕犯人的时候被阴,腰侧被划了个大口子,还好不深,就看上去吓人,他躺在医院休息,醒过来时秦明坐在旁边。

“秦、秦......”

秦明......啊,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啊,林涛放在被窝里的手动了动,想放在心口上。

林涛面对他,习惯地又笑起来,笑里带着无奈,秦明还想说两句,看见这张脸后把话嚼碎了咽下去,只有眼睛看着。

无言的四目相对,林涛觉着自己的心跳声快要冲破耳膜,秦明先收回了目光,林涛听见他很轻的叹气声。

“今天有空了?”

“嗯,这案子了了,多亏你。”

“我这么厉害,秦科......”

他还没说完,局长推门进来,看见秦明时呵笑声。

“秦明也在啊。”

“局长好。”

“啊,局长。”

局长关心了几句后,接到电话出去了,林涛甚至都有些嫉妒起局长可以直截了当喊眼前这人的名字,他瘫回床上,喃喃地开口。

“秦科长啊......”

林涛被第二次打断,这次是秦明。

“现在不在警局,不用叫科长。”

林涛忽地抬头看他,秦明还是没有表情,但又有一些区别,想从秦明脸上看出些什么的愿望越发浓烈,超过听见从他口中说的话。

“那,那我喊了啊。”

他收到秦明的点头。

“秦......明。”

想说已久的两个字,居然能当面说出来,是多棒的一件事啊!

“嗯。”

更棒的是,他还回应了。

“等你伤好了,来我家吧。”

“啊、啊?”

这是不是有点快,林涛傻眼了。

“我帮你做件衣服。”

“......好啊,秦明。”

心落回原位,他还没有发现,难道我还不够明显?林涛想也许是自己的失误,让秦明没有看出他的心思。

好像有点奇怪,秦明转头看窗,喊名字比秦科长还怪。

——————tbc.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92 )

© 大湖的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