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林秦】小熊维尼

天气转凉,是时候来一口肉啦(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快到年底,龙番市警局忙碌不少,三人组就跟陀螺一样转起来,一忙我们的秦科长就忘了进食。林涛和大宝第六次问他要不要去吃饭时,只见秦明把两人轰出去然后关上门,附赠一个标准的微笑。


“我说,他这是要当神仙啊?”


大宝瞪着门,和秦明混久了也就学起他那一套,插起腰扭头和林涛说道。
林涛又有什么办法,只能无奈摊手。


他不急吗?他当然急啊,和秦明共事那么久,只要一到年底他就会这样,案子是要破的但不能不顾着自己身体吧。


做人嘛,最重要的就是健康啦。


林涛想了想,既然他们解决不了,那问问网友好了,一边喝了几口啤酒一边吧嗒吧嗒打字。


q:同事一忙起来就不吃饭,有什么办法吗?在线等,急!


答案当然林涛都已经试过,还有人说强制手段,开玩笑那他就别想再踏进法医科的大门。林涛咂咂嘴巴看着眼前的香辣小龙虾也没什么胃口了,快要放年假了应该没什么事吧。


事情还要从他们的年假开始说起。


林涛是在下班后去找秦明的,所有案子已经归档,法医轻松了不少,大宝已经放了五天的假,明天就能来上班了。


那他和秦明...咳,两人世界什么的不要太美好啊。


林涛晃晃悠悠走进法医科,约上秦科长去吃点美味犒劳犒劳。


秦明即使在冬天也穿着三件套,这样好看是好看,肯定不暖和啊,秦明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名堂,林涛心大的认为他一定是贴了暖宝宝。


在办公室是不冷,一出门林涛裹住自己抖了抖,他实在是佩服秦明无所畏惧的样子,正是最冷的时候,他也只是多加一件大衣,连条围巾都不带。


“老秦你真不冷啊?”


看了眼冻成狗的林涛,秦明的一声嗯包含了无尽的嘲讽。


“唉,勇者啊。”林涛摇头,若无其事的搭上秦明的肩膀。


好像,瘦了点?


秦明瞥了眼肩膀上的手掀开,不察反被握住。


“哇冰的我都快觉得你是个死人了!”


林涛嘴上喊冷,又紧紧攥着不让秦明把手抽回去,人来人往的人都缩着脖子低头匆匆走过,无人在意他们。


秦明抿着嘴感受从手上源源不断传来的温度,林涛把双手都握住放在嘴边哈气搓了几下,他们站在转角处,正巧有个餐馆能避避风。


照常点了咖啡和蔬菜沙拉的秦明坐的笔直,林涛照样懒洋洋的,他注意到秦明的耳朵和手都冻的通红。


真的不冷吗?我的秦大法医啊。


“老秦,你家有厚衣服吗?”


秦明指了指身上的黑风衣,林涛无言以对,那玩意一看就不保暖。


餐馆内空调开得很足,坐了会儿手脚渐渐回暖,林涛的肚子也暖了,秦明放下叉子像是吃饱了,他偷偷瞄了一眼,才吃了一半。说不好奇是不可能的,秦明是怎么做到长这么高还吃这么少的,难道真的研究出什么胶囊了?


今天的秦科长还是一个未解的谜。


林涛吃完后欣赏对面慢悠悠喝咖啡的秦明,窗外那边正好是一家蜂蜜店,看上去也甜蜜蜜的,比起苦涩的咖啡林涛更喜欢后者。不是他说老秦,老喝咖啡不好啊,最近一直饮食不正常还一杯杯的往下倒。林涛一思索拿起手机对秦明说去接个电话,揣着钱包就出去了。


冷风直往他身体里灌,尽管穿了很多也毫无用处,匆匆走进了蜂蜜店里。要说林涛不是因为工作忙也算是一个体贴的男友,自从他和老秦在一块儿之后,这点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
就算同行结合失败率高,他也不在那59%里,林涛得瑟的想。


问了老板娘哪一种适合像秦明那样的,吃下安利的林涛乖乖付钱,抱着个罐子就冲了回来。正巧外头灰蒙蒙的天已经开始下雪了,一进餐馆,融化的雪水把林涛头发整得湿漉漉的。


秦明瞧见他手里的罐子挑挑眉没有说话,手里的咖啡已经见底,付了钱两人就出门打车回家。


不约而同的,坐进车说了对方的地址,互相对视一眼,秦明很快就转过头,林涛心里窃笑也没有表现得很明显,报了自己家地址后,他悄悄的,悄悄的从车座上搭到了秦明的手。


你说,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讨他喜欢。


手指互相缠绕,秦明难得没有抽回,林涛的指尖蹭蹭他的手心,一直到林涛家都没有话语,秦明的手被林涛拉着都快冒出汗来。


外头的雪下的越来越大,下了车,两人靠得很近往楼里走,林涛帽子的毛边蹭到秦明的脸痒痒的。气温降得剧烈,他的脸、头发、眼睛上都有雪花,林涛的手也变得冰凉,却一直捂着他的耳朵,紧得能听见自己的心跳。


鞋袜都湿了一半,进屋后林涛就把空调打开,他听见秦明声音里细微的颤抖,先把他推进浴室了,自己卸下大衣站在空调面前晾干,窗子外的雪下出一层薄薄的白,室内外温差太大又蒙上一块儿毛玻璃,这样的天气太适合和秦明一起窝在家里了。


秦明出来的时候林涛被暖风吹的只穿一件长袖,他家里长期备着一件秦明的睡衣,里头的衣服就拿林涛的凑凑。洗完澡浑身舒畅的秦科长的眉头也舒展开了,习惯性想要喝一杯咖啡却收到了一杯蜂蜜水。


“老秦,你把这罐蜂蜜喝掉,再喝你那咖啡。”


林涛晃了晃手上一大罐或者说一个小桶的蜂蜜,让秦明成功黑了脸,刚想拒绝,林涛又开口了。


“我这可是对你好啊,不然你的胃迟早得出事。”


如此借口怎么让秦明拒绝的了,很想叉腰但是手里捧着杯子。林涛给了他一个懂吧的眼神转身进了浴室。


倒,还是不倒?


皱着脸直到听见里头的水声才放弃抵抗似的,一口口喝掉了他觉得甜的掉牙的蜂蜜。


林涛计划通,想到刚才秦明的表情就咧嘴笑个不停,欢快的搓着他一头乱毛。其实秦明是很好说话的,只是让人觉得他不太近人情而已。


秦明放下手里还冒着热气的空杯,坐在了沙发上,林涛这里充满了生活气息,刚刚被他脱下来的外套躺在边上,他垂眼看着又想到刚才蹭得他很痒的毛。


温暖的环境总是让人困顿,林涛开门后看见秦明很平整的睡在了沙发上,身上盖着他的大衣,毛边和落下的刘海衬得他柔和了不少。林涛放轻脚步走到正面,蹲下来慢慢靠近他,唇和唇贴合,不带情欲的吻十分温柔,一睁眼才发现秦明也正在看着他。


“累啦?”林涛咧嘴,还有蜂蜜味儿。


“……还好。”秦明坐了起来,下意识舔了舔唇,被水光润过更惑人一分。

俗话说啊,饱暖思淫欲。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49323913901350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230 )

© 大湖的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